第1517章 金童子出生

作品:《妖夫在上林夕煜宸

    “你是煜宸林夕的朋友?”
    药王昂起头看向楚渊。
    他头上戴着夸张的黄金高帽,这一昂头,立即头重脚轻,整个人朝后面昂过去。
    幸好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女人扶住了他,才没让他摔在地上。
    药王举起小胳膊,小手扶住脑袋上的大帽子。靠双手扶着,他才保持住了帽子的平衡,人也才重新站稳。
    楚渊不解的眯了眯眼。
    这帽子就这么重要吗?不戴不行么?
    觉得奇怪,但楚渊并未多嘴询问。
    他很懂得分寸。
    重新站稳后,药王举着小胳膊,双手扶着大帽子,他没敢松手,也没敢再做仰头的动作。他抬起眼皮,斜着眼看向楚渊。
    虽姿势奇怪,但药王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兴奋。
    “林夕中毒了是不是?算算时间,林夕应该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了吧?”
    盒子打开,毒气飞出。药王只知道盒子打开了,他并不知道有小思故分担了林夕的毒,所以他以为林夕吸入了所有毒烟,现在一定是日夜受着剧毒的折磨。
    药王脸上的得意让楚渊觉得十分刺眼。
    楚渊压下心中情绪,对着药王客气的道,“药王大人,您的药的确厉害。普天之下,您制得毒没有第二个人能解。煜宸和林夕为保天下太平,多次豁出性命,他俩连天道都斗过,是真正拯救苍生的大英雄。恳求药王大人看在他们为天下苍生做出贡献的份上,赐给林夕解药。”
    说到最后,楚渊放低姿态,双手抱拳,鞠躬行礼。
    “本座知道他们厉害,连天道都敢挑战。但本座不怕他们,若害怕,当年本座就不给他们下毒了。”药王笑盈盈看着楚渊,童声稚嫩,但却张狂自大,“同样的,厉鬼,本座也不怕你。这里是本座的地盘,本座若想要你死,那你就绝活不到下一秒!”
    药王的毒连天道都能放倒。与天道相比,楚渊又算什么?
    楚渊当然知道药王有能力毒死他。
    他看着药王,没了寒暄的想法,直接说道,“药王大人,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您有什么要求,您可以直接提,只要我们能做到,我们一定不会让药王失望。”
    药王愣了下,随后满意的笑道,“你果真是煜宸的朋友,你跟他一样聪明。”
    楚渊轻笑下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刚才药王说那毒会让中毒者变得人不人鬼不鬼。这就说明这个毒只会折磨人,不会要人性命。从这点就能看出药王没有要林夕性命的想法。
    再加上楚渊没提中毒的人是谁,但药王却笃定中毒的人是林夕。这说明这毒,药王就是给林夕下的。
    煜宸在乎林夕,林夕中毒受折磨,为了解药,煜宸必会帮药王做事。
    通过简单的几句对话,楚渊就摸清楚了药王的意图。
    药王下毒不是单纯因为好玩,他不是在玩游戏,他是另有目的。
    “本座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。”药王退到墙边,然后慢慢抬起头。
    他的黄金大帽子抵在墙壁上,他借力站稳身体,这才完成昂头看向楚渊的动作。
    楚渊一阵无语。
    看来黄金大帽子真挺重要的,他宁愿费这个劲,他都不愿意把帽子摘下来。
    药王不知道楚渊心中所想,他看着楚渊,黑葡萄一样圆滚滚的眼睛里闪烁着目的达成的兴奋光芒。
    他使个眼色,屋内女人和圣女都退了出去。
    房门关上,小屋只留下药王和楚渊两个人。
    这时药王才道,“厉鬼,你看看本座现在的样子,本座不像药王,更像是一个笑话!本座被前任天道毁了道心,要不是本座医术高超,本座当年遭前任天道毒手的时候,本座就没命了。命保住了,本座也变成了现如今窝囊的样子。本座道心被毁,无法再修炼,也永远不会长大。堂堂药王,这幅鬼样子,你觉不觉可笑?”
    楚渊没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反问,“药王大人是想让我们帮您找到一具新的躯体?”
    从药王的埋怨里,楚渊听出了药王对这具小孩身躯的不满。但同时楚渊又觉得这个要求太简单了。
    这个要求,药王完全可以直接向煜宸和林夕提。以林夕爱管闲事的性子,收拾完天道后,她肯定会帮药王找新身体的。
    药王根本不必大费周章的下毒,然后再用这种方式提要求。
    楚渊不觉得药王是蠢人,所以感觉到矛盾后,楚渊便在心中暗想,或许是他猜错了,药王的目的并不是新的身体。
    紧接着,药王说的话就解开了楚渊的疑惑。
    “厉鬼,本座的确需要一具新的躯体,”药王道,“并且本座只要为本座量身定制的躯壳!本座下的毒,既是毒药,又是药引,那是滋养躯体诞生的营养液。”
    诞生?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楚渊眼睛一瞪,“药王大人的意思是,您要的躯壳是林夕下一个出生的孩子?”
    药王露出满意的笑容,“本座果然最喜欢聪明人。”
    楚渊也瞬间明白了,难怪药王要绕这么一大圈子。
    他要林夕和煜宸的孩子,他不使点手段,怎么可能得到!
    药王道,“本座帮林夕把脉的时候算过了,她的下一个孩子是金童子,天生的巫蛊师。这样的躯体自然最是搭配本座药王的身份。”
    “你下毒折磨林夕,就是为了逼林夕煜宸听话,同意把下一个孩子给你。”
    只是把这件事叙述出来,都几乎花费掉了楚渊所有的耐力。
    他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深吸口气调整情绪,然后又继续道,“药王大人,这个要求,我没有办法替他们两个答应。我会把药王大人的意思转告他们。我表示了我的诚意,药王大人是不是也该拿出一点诚意?哪怕只给我部分解药,能帮林夕缓解痛苦。我手中解药至少能证明我真的见过了药王大人。”
    林夕中毒只中了一部分,这是药王不知道的事,这也是楚渊的一次机会。
    要出部分解药,或许就足够解林夕身上的毒了。
    药王不知道楚渊的算计,他笑着对楚渊道,“本座现在就可以把解药全部给你。”
    楚渊一惊,心中腾起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果然,接下来就听到药王道,“解药是孩子。只要孩子出生,林夕身上的毒就会解开。严格来说,是毒转移到了孩子身上,想让孩子活命,就必须把孩子送到本座这里来。厉鬼,你可以把这个消息给他们带回去了,顺道转告他们,本座有的是时间,等得起。”
    楚渊狠狠咬了咬牙。
    从来都是煜宸算计别人,现在被人算计,还被逼入绝境,毫无解决办法,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。
    离开药王谷,回去的路上,楚渊突然想明白一件事。
    www.bqg223.cc。m.bqg223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