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4章 运作

作品:《风起云涌陈浩叶心仪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    朝阳初升,又是崭新的一天。
    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机关大院里更是鲜少有什么秘密,尤其是涉及到组织人事调动,消息往往传得比文件还快。
    昨天陶任华在办公室里开的闭门小会还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来,今天有关关州市人事调整的一些方案便已悄然传开,尽管大家都知道并不是最终的方案,但有人看着丁晓云的眼神已有些不同,毕竟丁晓云是之前公认的最不可能的人选,结果这次丁晓云竟然在省里考虑的人事方案里,有人不免要浮想连篇,觉得丁晓云似乎有很硬的背景。
    市大院。
    临近中午,丁晓云工作休息的间隙,站在窗前默默眺望着远方,关于外面在传的消息,丁晓云作为当事人显然是知道的,更有人猜测她跟组织部長金清辉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系,但丁晓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她跟金清辉一点也不熟,这次关州市的人事调整方案传出来之前,她更没主动去找过金清辉,丁晓云对这次市里空出来的副書记乃至市長的位置,压根连想都没想过,结果她竟然在省里讨论的人事方案里。
    “或许只有那种可能了。”丁晓云轻声自语着,她有了某种猜测,想来想去,也只有那个可能。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丁晓云拿出手机给乔梁打了过去。
    电话接通,丁晓云开门见山道,“乔梁,你是不是在冯领导那边帮我说过话了?”
    丁晓云口中的冯领导指的是已经担任省府副职的冯运明,因为冯运明之前是省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長,在涉及到地厅级干部的考察选拔中,冯运明显然能发挥不小的作用,丁晓云才会如此猜测,她认为是乔梁在冯运明那边帮她说了话,然后通过冯运明走了金清辉的门路。
    对于乔梁和冯运明的密切关系,丁晓云早在江州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    此刻听到丁晓云的话,乔梁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,丁晓云无疑是猜错了,乔梁似乎能想象到丁晓云今天听到这消息后的惊讶表情,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,毕竟还只是在酝酿讨论的过程当中,结果还未可知。
    乔梁心里想着,有意逗丁晓云,笑道,“你说什么呢,我怎么听不懂。”
    丁晓云翻了下白眼,嗔道,“乔梁,你还故意跟我装傻,今天省里关于关州市人事调整的方案传了出来,省组织部的金部長提名我担任关州市長,这难道不是你帮我在冯领导那边说了话?”
    乔梁道,“原来你指的这事啊,可我没在冯领导那替你说过话啊。”
    丁晓云眨了下眼睛,“你没有?”
    丁晓云说着,仿佛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,“那这事就怪了。”
    听到丁晓云的话,乔梁笑道,“我虽然没有在冯领导那替你说过话,但我年前快要放假的时候,跟金部長聊过你。”
    丁晓云闻听愣住,旋即反应过来,乔梁刚刚在逗她,听对方此刻话里的意思,竟是直接在省组织部長金清辉那推荐了她。
    丁晓云愣神时,乔梁再次道,“晓云,你也不要多想,我虽然跟金部長提了你,但金部長这次提名你担任关州市長,肯定是金部長自个经过充分考察,以及慎重考虑和权衡后做出的决定,跟别人没太多关系。”
    丁晓云回过神来,道,“乔梁,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,我想如果没有你在金部長那推荐了我,我可能连进入金部長视线范围内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    乔梁不以为然道,“晓云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即便没有这次,我相信你下次也会有类似的机会。”
    丁晓云抿嘴笑道,“乔梁,听你这么说,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很优秀似的。”
    乔梁道,“你本来就很优秀,不要妄自菲薄。”
    丁晓云沉默了一下,道,“乔梁,谢谢你。”
    乔梁道,“你谢我什么?我又没帮你啥,再说了,现在还八字没一撇呢,你真要谢我的话,那也太早了,等你真当上了市長,再来请我吃顿大餐。”
    丁晓云笑道,“别说我能当上市長,就算当不上,我照样请你吃大餐,看你是要来市里,还是我去达关县请你,一切听从你的吩咐。”
    丁晓云说着,心里边涌动着莫名的情绪,过年前后这段时间,她一直没跟乔梁见过面,而她过年也回西北去呆了四五天,大年初五那天才从西北返回。
    乔梁听到丁晓云的话,笑道,“晓云,这话可是你说的,你现在欠我一顿大餐,我可记住了。”
    两人聊着,因为丁晓云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两人的通话于是临时结束。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多日,在正月十五元宵这一天即将到来时,省里有关关州市的人事调整依旧在讨论酝酿当中,黄原市書记的人选却是先行一步确定了下来。
    这天下午,苏华新在办公室里接了个电话后,眼里闪过一丝异色,黄原市書记的位置,竟然真的落到了吴惠文头上。
    前天,陶任华在第二次召开的闭门小会上,提及上面有关领导推荐吴惠文担任黄原市書记一事,提这个建议的,是上面一位进入领导序列的女领导,对方是当前女干部队伍的领军人物,吴惠文不知道怎么入了对方的眼,据说现在也被列入了重点考察培养的女干部梯队里,这一次,显然是上面那位女领导先跟省里打招呼后,又跟上面组织部门的分管领导协调沟通过了,所以吴惠文担任黄原市書记一职才这么快就得以落实下来。
    沉思片刻,苏华新拿出手机给楚恒打了过去。
    电话接通,苏华新径直道,“小楚,吴惠文已经确定调任黄原市書记了。”
    听到苏华新的话,楚恒蹭地一下站了起来,“苏领导,吴惠文真的要调到黄原担任書记?”
    苏华新笑呵呵道,“小楚,你觉得我会骗你不成?现在虽然正式任命还没出来,但上头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,我估计任命可能会很快下来,我这会也是刚接到上面组织部门一位朋友的电话,总的来说,吴惠文的运气不错。”
    楚恒目光闪动,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,吴惠文的运气好不好跟他没关系,他只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,没想到他之前的谋划,这么快有了派上用场的机会!
    苏华新显然知道楚恒对江州市書记有想法,这才会给楚恒打这个电话。
    楚恒很快就道,“苏领导,这次希望您能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    楚恒跟苏华新说得很直接,他之前能当上江州市長本就是跟苏华新赤果果的交易,甚至还用上了半威胁的手段,如今再次面临自己仕途的关键时刻,楚恒不打算和苏华新矫情。
    苏华新淡淡地笑道,“小楚,我知道你渴望进步,这次我既然打电话提前跟你说这事,那肯定会尽力帮你,不过你应该知道江州市是省内的经济大市,其一把手的分量不是省里其他普通地市能比的,所以江州市一把手的位置注定会有十分激烈的竞争,尤其是江州市的一把手如果要再考虑高配的话,竞争程度更是会超出想象,我能发挥的作用恐怕有限。”
    苏华新说完,似乎担心楚恒认为他在找借口推拒,进一步道,“小楚,之前我推荐宋良担任关州市市長,结果宋良头上的代字都还没去掉就被督导组抓了现行,直接被陶任华書记在会上当场撸了,这搞得我面上无光,甚至有点被动,现在陶書记在人事讨论会议上就爱拿这个来说事,弄得我也很恼火。”
    楚恒道,“苏领导,您只要帮我说说话就行,其他的我会自己想办法。”
    听到楚恒这么说,苏华新眼里闪过一丝惊异,听楚恒这口气,对方还能有其他办法。不过一想到楚恒的老丈人俞展飞在京里的人脉不少,苏华新心想楚恒或许是想通过其老丈人同时在上面运作。
    压下心里的猜测,苏华新笑道,“小楚,你放心吧,以咱们的关系,我肯定会尽我所能帮你,毕竟我也希望你能提拔起来嘛。”
    听了苏华新这话,楚恒感激道,“苏领导,谢谢您。”
    苏华新笑道,“小楚,咱们之间就不用说这些见外的话了。”
    楚恒道,“苏领导,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,我楚恒今后肯定是跟着您的脚步走,绝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    苏华新笑了笑,“小楚,今后指不定咱们就在省里共事了,希望咱们能携手共进。”
    听了苏华新这话,楚恒忙道,“苏领导,不管今后我在哪个位置,都唯您马首是瞻。”
    苏华新嘴角扯了一下,对楚恒这话似乎有些嗤之以鼻,不过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    即使在和楚恒打电话,苏华新还是比较注意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。
    又和楚恒聊了点别的话题,挂掉电话后,苏华新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把手机扔到桌上,手指轻敲着桌子,眼里闪烁着精光。
    此时,苏华新在琢磨楚恒。
    www.bqg223.cc。m.bqg223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