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3章 争斗

作品:《陈浩章梅

    陶任华委实厌烦郭兴安这件事继续牵扯他的精力,还有,督导组当前正在江东,陶任华又担心闹出别的幺蛾子。
    陶任华还没开口,林剑已经又道,“陶書记,我再次表个态,这件事我是坚决不同意的。”
    林剑说出这话时,苏华新和赵青正对视了一眼,两人不仅没有生气,相反,眼里闪过一丝了然,似乎早就猜到林剑会有这样的反应,赵青正眼底深处更是带着莫名的笑意,谋事先谋人,他们根据林剑的性格,提前预判到林剑会有什么反应,也据此定下了策略,今天,他们只要达到让陶任华进一步增加对林剑的反感就行了,至于郭兴安的事情,赵青正也不指望一蹴而就,事情至少要分两三步完成。
    林剑说完这话后,看到陶任华的脸色有些难看,他随即反应过来,自己被苏华新和赵青正给设计了,今天从一开始两人就提前挖好了坑在等他,但若是时间倒退,林剑依然还是会那么表态,这不仅是他的性格使然,同样也关乎到他的立场。
    陶任华此时面无表情道,“华新同志,你也听到了,林剑同志不同意,依我看,这件事就各退一步,给林剑同志一天的时间吧,我想一天的时间也足够郭兴安交代清楚问题了,林剑同志,明天我希望看到有关郭兴安同志所交代问题的完整报告。”
    林剑一听,登时有些急了,“陶書记,一天的时间肯定不够,我们……”
    陶任华挥手打断林剑的话,“林剑同志,就一天!我想我已经足够理解你的工作和难处了,你总不能一点都不理解和尊重我这个一把手的意见吧?”
    林剑闻听怔住,陶任华这话让他无法反驳,他如果再说不同意,那就是彻底让陶任华下不来台了,林剑再莽撞也知道这时候不能硬来。
    陶任华很快又道,“林剑同志,你是个大忙人,这事就先这样,明天咱们再来讨论郭兴安的问题,你先回去忙你的事。”
    林剑木然点头,站起身离开。
    林剑一走,赵青正微微一笑,正要开口,陶任华却是同样挥手制止道,“青正同志,华新同志,你们的工作也都忙着,该干嘛干嘛去,这个事咱们就等明天纪律部门的报告,现在没必要浪费时间。”
    赵青正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旋即道,“陶書记,那就不打扰您工作了。”
    赵青正和苏华新交流了个眼神,两人一起离开。
    从陶任华办公室里出来,赵青正同苏华新低声交流道,“苏领导,看来陶書记对我们也有很大的不满了。”
    苏华新淡淡道,“很正常,他又不是傻子,你以为他会一直被咱们牵着鼻子走而没有脾气?不过也不打紧,咱们只要确保他在对待林剑的态度上跟我们是一致的就行,相信他作为一把手,对于林剑这样一个不听招呼不受掌控的领导班子成员也是恼火得紧。”
    赵青正轻点着头,下意识又瞥了瞥苏华新,他和苏华新目前在很多事情上共进退,但两人也不是真的一条心。
    办公室里,陶任华独自一人清静下来后,沉思半响,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此刻,刚回到纪律部门大楼的林剑,朝谈话室走了过去,刚回来的他,迫不及待想知道陈鹏和郭兴安的谈话有没有什么新成果。
    临走到门口,林剑的手机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显示,林剑神色一凛,竟然是他在上头纪律部门的老领导打来的电话。
    这个时候老领导打来电话……林剑若有所思,顾不得多想,第一时间接起电话,别人的电话可以不接,老领导的电话绝对不能不接。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老领导严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林剑,你是怎么回事,刚到江东工作没多久,就和班子里的同志都相处不愉快?”
    听到老领导的话,林剑不由一怔,靠,这是陶任华打电话到上头告状了?
    林剑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,脱口问道,“老领导,是陶書记向您告状了?”
    电话那头的老领导道,“你不用管是谁向我告状,我就问你,情况属不属实?”
    林剑沉默起来,这个问题他无法反驳,苏华新和赵青正这两人就不用说了,现在连陶任华肯定也对他很是不满,如此一看,班子里的一二三把手都跟他的关系不大和谐,老领导的质问他还真不敢否认,事实大抵是如此。
    林剑的老领导显然对林剑知根知底,道,“林剑,我就知道你这个倔脾气容易得罪人,你的性格干纪律工作是把双刃剑,有好有坏,就看你如何把握好其中的平衡,这次安排你到地方工作前,我还特地跟你谈过话,地方的情况比部里更复杂,你的脾气得收敛一点,看来你是没把我的话听进去。”
    林剑苦笑,“老领导,问题是我也没做错啥啊,我无非只是想干好本职工作罢了。”
    老领导叹了口气,“我理解你,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都支持你的缘故,干纪律工作,就得有更多像你这样敢于坚持原则的干部,但有时候,原则是需要灵活变通的,你初到江东,如果一下子就跟班子里的主要领导把关系都闹僵了,今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下去?”
    林剑道,“老领导,其实该明白的我都明白,但有时候就是不愿意低这个头。”
    老领导笑道,“你就是太倔了,说好听点,你这是坚持初心,说不好听点,你这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,但你这次调到地方是我推荐的,我可不希望你干不到一年半载就灰溜溜地回来了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    林剑沉默了,老领导的意思他自然明白,心里有些不甘,但又不能拂了老领导的好意,他能走到今天的位置,都是老领导一路扶持的缘故,要是连老领导的话也不听,那他就真不用混下去了。
    半响,林剑开口道,“老领导,我明白了。”
    那边的老领导接着道,“林剑,工作要多讲究策略,没必要一味蛮干。”
    林剑无奈地笑笑,他在体制内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又岂会不懂体制里的生存之道,但他若是学得圆滑,那他就不是林剑了,尤其是所谓的中庸之道,林剑更是极为反感。
    两人交谈了几分钟便结束了通话,林剑拿着手机在原地愣了一会,刚刚老领导虽然没有直接承认是陶任华打电话告的状,但没否认就是默认,也只有陶任华作为一把手才师出有名,林剑相信自己不会冤枉了陶任华,而对方这么干,意味着对他的忍耐到了极限。
    谈话室里,陈鹏恰巧这时候推门出来,看到林剑站在外面,陈鹏愣了一下,“林書记,您从陶書记那回来了?”
    谈话室的隔音效果做得太好,以至于陈鹏刚才都没听到林剑在外面打电话。
    林剑回过神来,看了看陈鹏,问道,“和郭兴安谈得如何了?”
    陈鹏把门关上,恼火道,“林書记,我看这个郭兴安压根不是来自首的,一点都不老实,来来回回就只围绕着跟林香浛的那点破事,其余的一概不说,我都被气得差点吐血了,这不,出来透口气。”
    林剑闻言喃喃道,“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只有一天。”
    陈鹏疑惑道,“林書记,啥意思?”
    林剑道,“明天陶書记就要看到有关郭兴安违纪问题的完整报告,所以咱们只有一天时间。”
    陈鹏瞪大眼睛,“林書记,这一天的时间哪够啊,陶書记是糊涂了还是故意为难咱们?”
    林剑看了陈鹏一眼,“陈鹏,慎言。”
    陈鹏一下噤声,暗道自个才是急糊涂了,幸好旁边没人,否则他的话要是传到陶任华眼里,对方要收拾他这个级别的干部显然是再容易不过。
    林剑此时又陷入了沉默中,郭兴安前脚来自首,后脚苏华新和赵青正就有了动作,这明显是配合好的,再看郭兴安现在一口咬死了只有生活作风问题,林剑似乎猜到了几人的意图。
    短暂的失神后,林剑振作起来,“走,再去会会郭兴安,看能不能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。”
    陈鹏听了嘴角一抽,对郭兴安这种老江湖,单纯做工作怕是没用,何况对方这分明是有备而来,所谓的自首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    达关县。
    上午,乔梁回来忙碌了一会,就将县局局長彭白全叫了过来。
    办公室里,乔梁请彭白全坐下,彭白全以为乔梁请他过来是为了询问昨晚那尸体的事,不等乔梁开口就主动道,“乔書记,尸体的标本刚送检,报告还没那么快出来,不过初步从尸体身上的证件来看,大概是王笑本人。”
    彭白全说着,又多解释了一句,“昨晚我因为回黄原了,没能赶到现场。”
    乔梁摇头道,“先不说这尸体的事,叫你过来,主要是想和你再聊聊田旭的案子。”
    彭白全正色道,“乔書记,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。”
    www.bqg223.cc。m.bqg223.cc